美媒细数被政府浪费的抗疫70天:这次失败与911类似


作者们提到,长期以来,人们对这一紧急法律框架的主要担忧是,它给予官员们太多的自由裁量权,而对糟糕的决策却很少进行审查。通常,人们担心的是,官员们为响应公众要求会采取不适当的强制措施。例如,在2014年埃博拉病毒暴发期间,新泽西州州长下令一名从塞拉利昂返回的护士接受隔离,尽管她的病例并不符合美国疾控中心(CDC)的指导方针。

4月4日18:00(巴黎时间4月4日12:00),中国驻法国大使馆邀请张文宏教授与在法华人华侨、留学生等进行在线交流,回答海外同胞们关心的疫情发展、个人防护等热点问题。

张文宏介绍,在上海和武汉都没有这样去做(对外包装进行消毒),疫情都控制得挺好,所以大家都没有对此有担忧,“我个人收快递都是毫不犹豫地拆开,有一个建议就是把外包装拆开后扔掉,就可以解决担忧,处理掉之后洗个手就好了。”

对于是否需要用酒精去喷外包装?张文宏说,用酒精把外包装全部喷一遍蛮费的,但是非要去喷也没有意见,但是价值非常低。

在张文宏看来,这种风险非常低,在干燥的环境里病毒存活的时间比较短暂,有时候是几个小时,有时候是一天,一般来说超过一两天就没有了,“你正好碰到被有病毒的人接触过又放回去,病毒还存活的概率微乎其微。”

她们的建议包括:白宫必须扭转其过早减弱现有解决措施的做法,同时应该让州长尽其所能减轻疾病的影响和传播,包括强制执行居家命令、关闭学校,及获得足够的医疗用品和新冠检测;行政部门应召集州长和州公共卫生主任,并敦促他们就一套协调一致的社区缓解干预措施和时间表达成共识;国会利用其支出权利,进一步鼓励各州遵循统一的社区缓解方案,其中包括有效执行公共卫生命令的措施;国会利用其州际贸易权力来监管那些影响新冠病毒跨州传播的经济活动。

特朗普将引用国防生产法禁止美国口罩出口据CNN报道,当地时间4月3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白宫疫情简报会上表示将引用《国防生产法》来限制稀缺的口罩等医疗物资的出口。

“今天,我们发现处于相反的情况:联邦政府做得太少。”作者们在文中指出,或许是由于联邦政府官员对这一威胁的严重性在早期发表了误导性的声明,公众意见也一直在权衡利弊,不愿采取会给家庭和企业带来困难的措施。股市暴跌带来了进一步的压力,要求投资者保持冷静,避免对企业造成不利影响。

因此,强有力、果断的国家行动势在必行。然而,“美国联邦政府的反应慢得令人担忧,对该病毒的性质和应对措施都混淆不清。”作者们在文中指出,各州和地方一直处于应对疫情的前方,但他们并没有统一行使公共卫生权力。由于基于科学的社会距离和有针对性的隔离措施只有在病毒传播的每一个地方都实施才能成功,因此缺乏跨行政区的协调合作已经付出了生命代价,未来还将继续付出这样的代价。

两位作者提到,新冠病毒具有高度传染性、能有效地跨越边界,并威胁美国的基础设施和经济。疫情在美国各地的流行程度各不相同,华盛顿、加利福尼亚和纽约等州受到的打击尤为严重,但总体而言美国的新冠病例正在以惊人的速度增加。